•     

    也许我不得不正视自己的内心了。

     

  • 刚准备放到坛子上的时候坛子就挂了……这绝对是个诅咒orz

  •  

     

    本站图片请勿无断转载,使用及二次加工。

     

     

     

     

     

  • 我喜欢让笔下的角色们“表演”而不是让他们“说话”。

    神秘莫测的激动、突然的惆怅、和平的温暖和即将成为往事的会面,这一切仿佛就是在生活中难于启齿的悄悄流逝。(完了,严重剧透)

    海儿本的脚本进行中,改得很厉害——几乎可以说是把原本改得“面目全非”。进度条中的章节也不再作为标准。在此我非常抱歉地告诉大家,由于我的组织失误,同时脚本协作们的学业也非常繁重,所以第一本暂时由我本人独立完成,进度也随着减慢。我感到万分抱歉,恳请大家的原谅。为了保持画工,时间上也不会少于于一天完成一张。随后我会放出内页样本与礼品样本。

    也许您已经认出我曾经待过的军坛里写的军事架空小说(那位发邮件给我的朋友,请一定要告诉我您是谁),只是这个东西也许会平淡温和得乏味,不会再像当年的少年轻狂时写的东西,只想着指点江山,挥斥方遒。

  • 我个人并不偏爱苏俄时代的电影与文学(当然不包括肖霍洛夫那样的大师),说不上来为什么,或者是……在陀思妥耶夫斯基那里,已经隐约浮现出两条截然不同的路:踏过血泊的历史理性和彻底的东正教精神。这正是近代俄罗斯的写照。而前者与后者那或许一脉相承。只有俄国这种饱含农耕文明土地深情的国家,才有那种浪漫精神和对于人之无处安居的神经质般的紧张。对于世俗化下的东正教精神的彻底失望,或许反弹到了彻底的虚无主义,历史理性。

    暴力与专制不是在情理之中的吗。

    但是惟独钟情于布拉金斯基不同时代的音乐,最冰冷的雪,最火热的酒,最深沉的悲痛,最疯狂轻浮的心。

     

  •  

    也就是一次色彩练习好了,不知为毛看上去总觉得像哪个漫画家的风格却又想不起来,真糟糕啊……

     

  •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好像你的双眼已飞离远去
    如同一个吻,封缄了你的嘴
    如同所有的事物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从所有的事物中浮现,充满我的灵魂
    你就像我的灵魂,一只梦的蝴蝶
    你如同忧郁这个词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好像你已远去
    你听起来像在悲叹,一只如鸽悲鸣的蝴蝶
    你从远处听见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让我在你的沉默中安静无声
    并藉由你的沉默与你说话
    你的沉默明亮如灯,简单如指环
    你就像黑夜,拥有寂静与群星
    你的沉默就是星星的沉默,遥远而明亮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遥远且哀伤,仿佛你已经死了
    彼时,一个字,一个微笑,已经足够
    而我会觉得幸福

     

    因为

    那不是真的

     

  •  

    看盘尼卡先生的《跋》有感的一篇短漫,不是坑哟0v0 因为坑品太差不好意思再开坑了orz 时代架空背景,但是故事并不新鲜。“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画风诡异,故事诡异。食用请慎重。情绪时有外溢,请具备最基本的信息筛选能力的童鞋观看。 造塔的代价如此巨大,时空损耗,环境污染,能源匮乏,沟通障碍,并且利益至上。战争,饥荒,危机与革命的意义,都能够从巴别塔的故事里找出影子来。

    漫画是架空历/史背景,在这个故事中,杜鲁,门与斯,大林没有那么快地挂,冷/战也没有结束而是一直持续着,而由此引发的军/备与科/技竞赛使得人类的科技水平发展到了可怕的地步。就是那种外面都飞着冰欺凌售卖摊,你可以向托尼买5美分一甜筒0v0 对就是那种感觉!混乱,破败,傲慢的城市中央耸立着一座怪物一般的信息之塔。各种信息泥沙俱下,真假难辨。恋/童,种/族/主/义以及黑/帮之类的乱七八糟的人所控制的黑/市里进行着洗/钱和改写他人记忆之类的勾当。没有什么能够保证数据的可靠性,谣传与事实渐渐重叠,逐渐合一。(……美剧)

     

  • 又一次是国家CP。

    虽然曾经接触过一些西方的书籍和言论并且它们对我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但是怎么说呢,一个人在年轻的时候那种理想主义者的献身还是很值得让人钦佩的,只可惜那曾经人类最崇高的理想最后与最肮脏的东西搅在一起。

    我不信仰GCZY,但我从不否认苏.联同志是个英雄。

    在烈火中永生的吧,布拉金斯基。

     

  • 这张图实在是太烂所以就在自己的blog里一人乐吧orz 好吓人,我什么时候手生到这种地步了,果然太长时间不画画不行。

    为什么要用手绘那是因为我把咖啡倒板子上了,现在它被我完全地毁掉了,在我没钱修它的时候。人生啊真是令人发指!这个学期快过去吧我要回家我要妈妈【打滚】

    我对seth形容的绞架上的恋人总有些感觉。于是这张图的背景是冷战后期。

    好友miko问我为啥ruru要拿54枪而阿耀拿的是Makarova。答曰:手残,画反了。

    为什么我依然是这样地死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