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督教刚传入北欧,丁丁在尤克特拉希尔树下送给阿诺十字架的情景,早到历史和神话分不出界线的时期。

     

    Ah, good old days.

  • 波兰 Wieluń 市的喷泉广场前。

  • 在提诺·维纳莫伊宁发送电报的时间里,爱德华得以看了一看贝瓦尔德先生的房间。这位瑞典先生一丝不苟的性格反映在了对屋子井井有条的收拾上。房间的地板非常的干净,就连墙角的死角处都被仔细地清扫过了。贝瓦尔德的房间的一侧有一扇门,通向躺着死者的书房。爱德华过去转动了一下把手,发现门是被闩上的。这栋房子各个楼层的房间从左至右都彼此有门相通,连三楼也不例外。他扫视着那扇...

  • 黑夜在俄罗斯的冬季特别地漫长。它像巨大的灰色羽翼沉沉地压着苍茫的大地。老宅远处冻结的河面上雾气奔腾,周围一片死寂,只有远处的桦树林闪闪发光的结冰纸条在风中相互撞击的声音,仿佛千军万马一般。在清晨,还能听见岸边石头上的薄冰轰隆隆塌陷的声音,混着茅草,枝条,被厚厚的白雪覆盖。雪已经停了,冰冻的土地此时像铁块一般坚硬,漆黑寂静的天上偶然闪着几颗星星,便很快隐...

  • 爱德华•冯•波克,一个严谨和心思细腻的人,出于律师敏感的职业习惯,躺在床⺌上并没有立刻睡着,而是在回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他并不能说明这是为什么,他感到此时有些孤立无援。听着窗外的风雪和大地冻裂的声音,他感到自己和其他人一样像是被困在碉堡里...

  • 谨以此拙作向出色的心理分析式侦探小说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表示敬意。

     

     

    主要出场人物:

     

    【琴科托夫家族三兄妹】

    娜塔莉亚·米哈伊洛夫那·阿尔洛夫斯卡娅

    杜妮亚·彼得洛夫娜·琴科托娃

    伊万·布...

  • 半架空设定,可能ooc,食用慎重。露+乌,姐弟设定。

    他没想到自己能再次回到这个地方。

     

    仿佛是在那甜蜜的、金色的幸福时光里突然撒上了一层哀愁的暮色一般。那皎洁的月光在湖上凝聚……扩散,仿佛微波荡漾的月亮在水中犹如在海面上升起一样挂着轻柔的、丝质头巾般的蓝色雾霭。

     

    空气中推来鼓风的苦艾草和圣母草的香气,像巨大的圆球一般向旅人们推来,叩击着他们的胸腔,在他们心中激起无限的凄然的回响——这是故乡的气味,这是俄罗斯的气味。童年在草场上用鹤嘴锄打着齐腰高的草,看着远方白云露出一角深邃而又明净的天空的故乡。于是他的思绪就像草原上的细腿种马一般,突然撒腿飞驰开在俄罗斯金色的草原上。

     

    而在深蓝色草丛底部,微风升起和降落的地方,在装饰着三角形神龛的圣母像的十字架的下,一块被雨水冲刷掉字迹的黑板下,也许掩埋着谁,能唱出厚重的、飞翔的、低沉的、轻柔的草原牧歌的嘴唇化为泥土,蓝色的眼珠被乌鸦啄食得只剩空洞的眼眶。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他只是无声无臭地躺在地底下,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远处的群山里茫然地反射着白昼留下的光。不,不远了。他跨下了马。没来由的一阵心慌抓住了他,他突然感到步履困难,情绪激动。他沉重又急促地呼吸着。他在一所农舍前停了下来。他双侠发烫,口干舌燥。他脱下帽子,颤抖着把它按在胸前……

     

    他在幻想中看到的一切(这样的幻想层一次次地在他的脑袋里回放时隔愈久便愈清晰)霎时间不复存在由于那破旧的、低矮的简直像几篇木板搭起来的低矮农舍我们简直不能称之为建筑物。他记忆中的这座小房子远比现在看到的要高,要明亮。窗框远比现在要齐整……而草原上的草籽被远方的风所带来,已落在窗子上生根发芽。他向前走了几步,死死地盯着那黑洞洞的窗子。

     

    他已经明白了,不会有人再向外面看了,也不会有人在穿过院子向门口跑来,嘴里呼喊着布拉金斯基我的亲人哪金色的发辫随风飘舞。他明白一切都不可能发生了,那些曾在他的梦境中一遍遍出现的情节被一遍遍地排练一遍遍地重温,那雪白的脚在草地上踩出飞奔的烟色的脚印将他一把抱住的比他年长的姑娘,留着眼泪一遍遍地亲吻着他布满细碎的伤疤的嘴角和僵硬的面颊。但他仍然发着呆拿着帽子站在那儿,直愣愣地瞪着眼像一条挨了打的野兽一样。

     

    这一切都不可能了。他结结巴巴地发出断断续续的哭声,而草原的寂静则像一只巨大的空碗,静静地盛满了吞没了所有的声响。

     

    *

     

    冬天的雪随着春日而消逝,随着所有枯败的杆茎与腐臭的泡沫流向河岸。在温暖的一天里,布拉金斯基来到镇上,他看着排在前面的队伍里年长的哥萨克留着威严的小胡子衣服上的十字勋章被擦得铮亮,他听见他们谈论着往昔在跟土耳其人交战时自己的英勇表现,或者是在普热米什尔和沃立夫战役中冒死从德国佬手中攻下了城池,大胡子里流露出掩饰不住的得意,并且听见他们轻蔑地称呼那不属于草原的骑兵一族的“庄稼佬”时豪爽地爆发出笑声。他眯着眼睛看着前面的仓库门被打开,一捆捆的军靴与皮袄冒着黄色的烟尘被向外扔。他出神地观望着,不觉得自己甚至拿到了一小袋砂糖。他手里捧着靴子和军大衣,一股呛人的灰尘的味道在阳光中弥漫,淡紫色的雪卷着脏污的脚印退到了路的两旁。铁灰色的天空上有飞鸟在盘旋,新鲜的白桦树皮闪着青光。一切寒冷的事物都随着春日而消融。但他仍然只是出神地观望着。

     

    中午他遍踏上了一节车厢,随着所有的新面孔的洪流,一切都是新的,包括那那身领口有些磨人的军装。他找了一个挨着角落的位置坐下,挨着一个挎着马刀的瞌睡的老兵眉毛浓密地遮住了眼睛,手指上暴露着青筋与老茧,不知道有谁在谈论着故乡自家的婆娘,絮絮叨叨的绵密的话语若有若无地往他耳朵里钻。新兵们有的不一会儿就混熟了,开始互相开起玩笑。他在昏暗的车厢中想起自己姐姐的一双善意的蓝眼睛,仿佛在幽暗的草原黎明前的烛火一般。她总是包着头巾的秀发下的侧脸镶嵌那双蓝色的大眼睛总是带着笑意即使它们饱含着泪水,她提水桶的微微驼背的身姿典雅丰满而健硕,她走路的姿势总是那么平稳,低下头弯着腰的时候就像是一尊古希腊的大理石石雕。村子里的人说她是“身世不明的霍霍儿姑娘”,他们不知道她从哪里来,因为面对着人们的疑问她只是沉默地微笑,大家便猜测也许是哪家霍霍儿生意人的弃子,去年见他们便从河的上游销声匿迹了也许不会再回来。她出现的时候草原上齐腰高的草已经逐渐变得干燥与金黄,夕阳中野雁拖着长腔鸣叫,河底的淤泥涌出将河水搅浑。她抱着年幼的布拉金斯基偷偷地从河的对岸乘着渡船过来,蓝色的雾气遮住了对岸的远山,而那月光便在河面上划出一条谁也不能走上去的路。

     

    姐姐与他不是一个姓,他并不是霍霍儿人。他心里想着,听见火车一路轰隆隆地驶去。

     

    在中午日照过长的时间里,草原失去了所有的生机。枯黄的草叶无精打采地缩拉了下来,清晨的云雀的也销声匿迹了。远山被灼热的日照烤得焦黄,在那扬起的尘土中红军的队伍逼近了。布拉金斯基抬起望远镜看着那些微小的生物在尘土中匍匐前进,他并不明白自己为何要与这些人交战,号角声吹响了,征兵了,然后这些人就来了,那些法国人与英国人来了发给他们军饷。然后他们就远离了自己的故乡。他有理由痛恨他们——因为在这个时候,他应该跟姐姐在草场上打草,他有理由痛恨他们让自己背井离乡。他们扛着铲子与枪杆子,穿着并不统一的军装。他甚至在里头看到了一个小个子中国人,戴着毛烘烘的满洲皮毛。一发准确地枪响打下了领头的帽子,他们便迅速地匍匐在地上开始用铲子挖战壕。死亡是可耻的,它甚至只是来自于一念之差,生命便像那蝼蚁一般地消逝了。他在这时竭力不让自己想起姐姐的那一双蓝眼睛,和目送他离去的那一天在越来越远的风中抖动的红色头巾与一张模糊地白脸,越来越远只能看到一个小点的蓝色的裙子。他在看到了灰色的人脑与蜷缩着的尸体仿佛这些人从来没有存在过的时候,他想着。他带着晕眩的恶心避免去看一截紫黑色的人手与同伴那变得紫黑色的脸张着空洞的嘴的时候,他想着。他避免着自己再次想到那双眼睛。他没来由地心里一阵刺痛。

     

      

     

    六⺌月里到处都在盛传捷克斯洛伐克军团的叛乱,有关于匈牙利人种种传说;说他们拿着马刀,一路直扫查理津和阿斯特拉罕,在萨拉托夫准备进攻德军。德国人骑着马从乌克兰而来,盼望着马背上的哥萨克们能严守中立。顿河下游迅速揭竿而起,风把谣传带得很远,炎热,晴朗的草原翻滚着银白的羽花,风卷着有弹⺌性的茅草,气流呼啸着向东,突然又呼啸着向西,可能还会夹杂着赤卫军“夺取土地……夺取土地!”的呼声,零星的枪响回荡在广阔的原野上,草原上被遗忘的大道被抛弃了没有经过军事法庭审理变私⺌刑处死的人,他们帽子上红星经过了几个月渐渐地褪了色;或者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怀着仇复怒火的红军挥舞着马刀大喊着“乌拉!”冲进了住着凶手们的村子,把熟睡的老人和婆娘拉出来捅成了破皮袋,血顺着沟槽流⺌到了牲口棚子里,尸体被挂在村口的胡杨木上,直到一周才风干,在炎热的熏风里互相撞击着,发出木头般的声响。失去了补给的哥萨克们躲在下游的山林里,昼伏夜出就像不散的阴魂一般,到夜幕降临,白蜡树与白杨变成了模糊的灰色暮霭下散发土腥味的天然掩体,他们就会骑着马踏过低矮的粗石砌的围墙,冲向山头点缀着的零星篝火。

    “老乡们!”鬓角戴着花的褐发匈牙利女人骑在高头大马上,她的小圆脸和长了零星雀斑的鼻子上布满了汗珠。下面的哥萨克瞅着她,带着猜忌的不信任。“请你们安静!”村子的空地上浮动着人的脑袋,偶尔有哥萨克们的三角帽冒出来,又被淹没在里面。

    “糊涂娘们儿,还是回你的波西米亚村子里种庄稼吧,你家男人乘你不在准在偷腥哪!”有个年轻的哥萨克粗声大气地吼着,周围顿时爆发了一阵放肆的笑声。

    显然这个匈牙利姑娘是见过世面的,她毫不畏惧地调转马头,冲到闹⺌事者跟前,绿色的眼睛直视着哥萨克,让后者惊讶地闭了嘴。“老乡们!”她接着说,用她那毫无畏惧的高⺌亢清亮的嗓门喊着。“苏维埃政⺌权并不是敌人;我们收缴财主的土地和财产,为的是让你们不再受到剥削,不再贫穷!”她的眼睛闪闪发亮,喘着粗气看着安静下来的人群。

    “全都是混账话!”有个哥萨克喊到:“弗朗茨老爹攒了一辈子家业,好不容易有了两座磨坊,全都给你们抢光烧光啦!弗朗茨老爹到底犯了什么罪?他就是赖在磨坊前不走,你们就把他砍死啦,用麻袋一捆就丢在草垛里,还是他儿⺌媳⺌妇把他挖出来埋了的!你们红军,根本就是土⺌匪!畜⺌生!”匈牙利姑娘沉着地转了一下头,她说:“红军里是有些土⺌匪,只要向上级报告,我们必须会严⺌惩不贷!”

    可是人群已经开始骚⺌动,有些哥萨克女人已经开始向她扔东西。一个老太婆手杵着鹤嘴锄,她冲向了马,狠狠地刺了一下马屁⺌股。马儿受了惊,开始嘶鸣起来,狂⺌暴地甩着头,翻滚着前蹄上身直立起来,带着嚼子的嘴开始试图狠狠地咬姑娘的膝盖。她惊⺌骇了起来,试图靠精湛的骑术稳住马。“星星之火已经燎原了……乡亲们!苏维埃政⺌权是不会倒下的;它会……”她的声音在一片混乱被中淹没了。她摔下了马,马蹄狠狠地踏在了她的胸腔上,血从黑⺌洞⺌洞的窟窿里流⺌出来。

    她绿色的眼睛渐渐变得僵死和透⺌明,柔和的脸变成了某种非常严肃地表情。她听马蹄声和欢呼声,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哥萨克冲进了村子,从山的另一边,红军的士兵正骑着马踏着尘土飞扬的大路赶来。

    她最后望了一眼头顶上庄严的蓝天,风卷着破碎的云飘过。

     


    那是个漫长的冬天,赤卫军破冰而来。他们顽强地把哥萨克们压向铁路线,在克罗节将思科村附近遭到了维申思克团的激烈抵⺌抗。然而胜利还是如期而至,尽管在大雪里白色的死神躲在村子的栅栏后面用猛烈地火力进攻了徒步行军的他们。布拉金斯基在栅栏后呼出的白气凝结成了小的冰晶,他从右翼随着部⺌队进行了扇面扫射,枪筒子热得烫掉了手指上的皮。到了黄昏,他们都卧倒在地上,有的人张了张嘴却没有喊出声音来。白雪覆盖着忧郁的田野,黑色的尸体零散地躺在那儿,像一群乌鸦一般。

    从现在他待在战俘的队伍中,几个红军的军官骑着马准备把他们押上山头处决。前面已经可以看见一条宽阔的河流,冻结的河面上堆积着积雪与艾蒿的杆子。夜里雾气弥漫,白茫茫,昏昏欲睡的寒冬……

    他望向了对面的树林。他听见了若有若无的歌声,像飞翔的风一样。他听出来了那古老的哥萨克民歌,它是那么忧伤,像是在叹息。远处地平线上灰色的山峰后面传来了炮火山崩似的轰鸣,还有机⺌枪零星的扫射声。然后一切归于寂静,歌声在风中还能听见一丝丝的颤⺌动。冰窟窿突然裂开了,像地狱一般吞没了这队人马,只听见马的嘶叫⺌声和落水的声音。黎明时分薄冰嘎吱嘎吱地塌陷了下去,河面上弥漫着白雾,有个人影从对岸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他自⺌由了。他现在感到很迷茫,不知道是该投诚还是该去找退向后方的哥萨克人。他进了附近的村子去讨要一点酒喝,并且得了严重的伤寒,不得不在那儿待了好几个月。

    在这段时间里他成了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偶尔听见前线的消息,便一言不发地坐在炉子旁边帮女主人做些零散的活计。屋主是个仪表不凡的严肃老太太,她有几个儿子和他差不多大,全部参加红军上了前线。她灰色的眼睛看着布拉金斯基,却从来没有过问他的事情。她只是轻轻地说:“孩子,战争真是造孽啊……”春天,他的病情有所好转,便告别了好心的女主人,踏上马到了大路上。前方就是红军的战线,那儿有他们的营地。他顺着大路来到了山崖顶端,俯视着河两⺌岸的军营。

     

     

     

    “我不知道我现在所做的是否是对的,我也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将来在等着我。我一旦站错了队伍,他们便不会再信任我。”布拉金斯基跨下了马。他感到很疑惑。不,胜利永远属于那些抱着热情的信念并坚信自己最终能获得胜利的人。这是一个古老的事实,而人们总忘记;他知道,白军完了。

    那些反攻不过是垂死的挣扎,那些漂亮的英国式军靴和大衣是不合身的丧服,那些盟军支援的火炮已经暗哑,已经再也发不出声音来。他又跨上马,调转马头,往相反的方向奔去。俄罗斯母亲的怀抱已经容不下那些曾经是忠勇之士或者是流氓地⺌痞的保皇党。他听见空中飞翔着歌声,一会高高地抛进了云端,一会又消失,像云雀一样从草地俯冲向山谷。那些痛苦并不算得上是痛苦,它们只是沉沉地压在他的心思上,从两鬓渗出。那些痛苦并不疼痛,它们甚至没有感觉,只是胸中的一把铅灰。

    他只能跑得远远地,作为一个可耻的叛⺌国者。他见过赤卫军士兵的儿子挥舞马刀砍死白军军官的父亲,他见过死了白军士兵丈夫哥萨克女人抓⺌住红军士兵动用私⺌刑,他看到阵营不同的手足在战场上相遇的时候眼中燃⺌烧的仇⺌恨,这块土地浸满了手足和父子的鲜血,却又如此贫瘠,并没有因此而变得漆黑肥沃,它是荒芜和愚蠢的。投诚变成了不可能的事情,他的心中思乡的感情翻滚起来,他想看看杜妮亚。他知道作为白匪的家属,也许早就被赤卫军砍死,也许作为一个姑娘,难逃被奸⺌污的厄运,他知道当兵的都是些什么人。想到这他恨不得在最后一次离开家门的时候拿马刀把姐姐砍死,或者将她绑上石头投入顿河冰凉的河水和翻滚的淤泥中,最起码还是作为一个有尊严的人死去。他时常梦见他们的童年,她是个霍霍尔,在这块土地上,异乡人没有立锥之地,就像他自己一样,过去的一切像短暂的噩梦。他不能去想杜妮亚,让他面对死亡和世界已经漠然的心被划了一刀。

    圣母草和艾蒿的气味让他觉得闻起来渐渐像故乡了,银色的月亮压在对岸的林子中,他听见枝条上的冰柱在呼啸的风中相互撞击的金属声音,就像红军的千军万马。他惊恐又仔细地听着,眼睛不停地瞅着对岸。他脸上的表情只是疲惫又冷漠,听见风呼啸地吹过深蓝色的草原,看见打湿装饰着黑板和圣母龛的十⺌字⺌架。在这时他停下来,读了读上面的文字。他拿着肮⺌脏的大巴掌擦脸,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可禁不住热泪滚滚,眼泪从尘土和满是裂痕的脸颊上流下来。

     

    突然他看见一丝亮光,在黑⺌暗无边的草原上变得强烈让他不能正视,眼前黑漆漆的草原变成了阳光下七月的打谷场,风在高高的天空上吹着,云随风飘荡在头顶庄严蔚蓝的天空上。杜妮亚留着姑娘家的发辫,右手拿着鹤嘴锄,弯着腰擦去了额角的汗珠,脖子上的卷发被阳光照得通透。她站起来,看见了他,露⺌出了惊喜的笑容。他停下来,拿袖子不停地擦着满是泪水和尘土的脸,不可置信地望着房子前的小院子。家里谷仓破了的那一面墙已经补好了,屋顶装了一个风信的铁公鸡,看上去神气活现。在院子的篱笆外有一丛丰茂的牛蒡花,有几朵已经凋零,云雀在啄着厚实傻绿的叶子。一条他没见过的花斑狗冲着他吠着,那个小生物上蹿下跳地想挣脱绳子,简直发了疯。脚下潮⺌湿的,被马蹄新踢起的泥土闪耀着耀眼的,崭新的亮光。可算是回家了。他幸福地笑着,下马走向了杜妮亚。

    无人居住的屋子上已长满了荒草。院子的门没有被打开,屋前的草地上只留下了一串湿⺌润的马蹄。它沉寂在破败和覆盖了尘土的寂静里,它已经沉寂了许多许多年头,没有人知道屋子的主人去了哪里。有人说曾看见一个戴着肩章的白军士兵在有风的夜里骑马潜行而归,在小屋前垂泪,然后他跨上了马,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  

    点姑娘我完成了!

    不知道是否合乎要求……尽量向你的本子的感觉靠近。肖邦的父国与母国,武卡谢维奇跟弗朗索瓦=v=

  •  

     

    呼,搬家搬得累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