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私事

  • 不涉及剧透请放心观看0v0

    以前上高中的时候我津津乐道的小成本摇滚电影(真的非常小成本!)《Hedwig and the Angry Inch》,导演自编自导自演还自己写歌自己唱大玩变性,风骚地在镜头前扭来扭去,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部电影的主线旋律《The origin of love》是一首好歌。

    大概说的是远古时世界上的人类都有两副面孔、四手四足和两套生殖器官。他们分为三种性别:男人和男人在一起的是太阳之子(极阳),女人和女人在一起的是大地之子(极阴),而男人和女人在一起的则是月亮之子(阴阳共生)。人类的繁荣引起了诸神的不满,于是使用闪电将所有人都劈为两半。人类被分开后原本的两半互相思念不已,希望再次重聚,于是环抱着努力合为一体,我们称其为爱。

    我被这首歌所唱的亘古不变的悲情宿命打动了,这首歌的内容出自于以上所述的柏拉图的《飨宴篇》中一个非常著名的故事。当年为了理想国这本书可热血沸腾啦0v0

    上一次我看见你时,我们刚一分为二。你望着我,我也望着你。你对我来说既熟悉又陌生。但我认不出你。因为你的脸上有血,我的眼中有血。不过从你的神情中我看见了你灵魂深处的痛苦,亦是我灵魂深处的苦楚。像一道闪电贯穿心脏的苦楚。我们称之为爱。

    我们就这样变成了孤独的二足动物。那就是爱的根源。

  • “异乡人,说说你的经历吧。”

    “我来自阳光明媚的伊塔克,那儿的泉水流淌着牛奶与蜂蜜……”

    我唯一值钱的财产,一个伊塔克古瓶上,瞎子老人蒙尘的竖琴唱出无言的歌。银铠甲与盾牌上,镂刻出古希腊战士故乡的颜色,青翠的原野与牛羊,远处的星辰与太阳一并发出莹白色的光。死了也不要紧,头颅滚向大地时,母亲的力量会让你复活。

    “诸神不让我回到故乡,是因为妒忌我的幸福。”

    “我越思念故乡,我的记忆就越空洞。”

    “我非常地害怕。围绕在帕涅罗珀周围的,是我记忆巨大的空白。”

    “她是谁?在回忆中向我温柔又悲哀地微笑。”

    “如果不在眼前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记忆就会消失。”

    事实上,他回到伊塔克的时候,根本没有认出眼前浓雾后的景色是故乡。他早就不记得啦。

     

    二十年以后,帕拉斯雅典娜的怒火早已平息。可是我们再回去的时候,往往已经什么都不认得了。

  • 奥德修斯和卡吕普索一起生活了整整7年。7年,是一段不短的时间了。它可以磨平任何青春年少的棱角,爱的火花,情人玫瑰一样娇艳的容颜,飞奔去见一个人时脚步在巷子里敲出的清脆的回响,或者是些别的什么。他回到伊塔克岛以后,可曾想起过她?

    然后你,奥德修斯,过得可好?

    厄俄斯乘着朝霞,温柔的忒提斯流下眼泪,轻轻叹息。如此广阔的天穹下,漂泊了二十年的人回到了故乡,却没有人问起过他的经历。帕涅罗珀等了二十年,每一双眼睛都在监视着她的贞洁,在这二十年间,她一点也不快乐。她站在道德之巅上,可她一点都不快乐。

    伊塔克岛的一切向我涌来。

  • 在我模糊的回忆里,清华园的家属院儿旁和史铁生的地坛里种着许多银杏树。美国一些幽静漂亮的公墓也一样,手捧花环的大理石天使下松树的幽暗的阴影里年轻的恋人在接吻。

    “萨特笔下注定被人遗忘的自学者或朱学勤称之为思想史上的失踪者”,一个现在没有人能叫得出名字的从清华园走出来的女诗人曾写到,银杏耸立在那儿,像戴着金冠的秋天的皇后。

  • 昨天看到了一棵灌木上站满了小麻雀,好多小麻雀,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小麻雀!全部都是圆滚滚的小麻雀!好可爱啊!!!!!!我跳着过去的时候小麻雀全部飞了起来,形成了一片很大的小麻雀乌云……一棵灌木上居然能站那么多小麻雀!!0v0

    被生活又一次抽打了,哭着走过水果店的时候老太太给了我个苹果。我看上去很可怜吗即可修!但是还是把苹果吃掉了,一边泪奔一边吃的,技术含量很高。

    从鸟不拉屎的伪岛上飞到了LA的时候遇到了气流,很强的那种,周围的人都在叫,我就拿着Virginia Woolf‎的小说发愣,想着如果回老家结婚了漫画怎么办,读者怎么办,大家要骂我的,我还没画结局,露露和耀耀还没开始他们的故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推销员先生我丈夫要回来了这就叫走火入魔!

    好了废话说完了,吃饭去。

  • 置顶敬告0v0

    所有与历/史和政/治有关的作品都需要有比较成熟的观念还得抱着谨慎怀疑的态度才能看,所以不建议14岁以下没有独立判断力的小盆友观看此博客。

    浏览此网站前请观看Re-Creation Commons 二次创作共享协议

    作者所做的所有图文除LOGO外一切图片与文字未经本人允许谢绝转载与任何形式的使用,谢谢合作!

    除此博客外在任何地方看到未授权非作者本人发布的本站的图片与文字均为无断转载,将会考虑追究您的法律责任。

     

     

    自选音乐,自动播放是Ett tidsfördriv att dö för,可以关闭另选下面的几首                       

    我们亲爱的齐柏林飞艇

    歌剧波西米亚人的唱段

    恭喜细雨临城姑娘踩到了11111hits~

     

     

    ------------------------------------------------------------

     

    リンクをご自由に利用して下さい。相互リンク大歓迎です。Welcome to link this Blog.本站LOGO欢迎自取【我爱你们】home page logo----》 

    or doujinshi promotion logo——> 

    lilysbreath on Pixiv

    On DA

    欢迎PM

    或者加我的MSN
    lilysbreath@hotmail.com

    ------------------------------------------

     

    《海.参.崴》本公式站建设中 http://vladivostock.blogbus.com/ 内容已移至公式站,详情请点击链接

  • 私事类,为了不占空间所以缩短摘要~

  • 这张图实在是太烂所以就在自己的blog里一人乐吧orz 好吓人,我什么时候手生到这种地步了,果然太长时间不画画不行。

    为什么要用手绘那是因为我把咖啡倒板子上了,现在它被我完全地毁掉了,在我没钱修它的时候。人生啊真是令人发指!这个学期快过去吧我要回家我要妈妈【打滚】

    我对seth形容的绞架上的恋人总有些感觉。于是这张图的背景是冷战后期。

    好友miko问我为啥ruru要拿54枪而阿耀拿的是Makarova。答曰:手残,画反了。

    为什么我依然是这样地死蠢呢。

  • 非常感谢一些姑娘的邮件,有些犹豫了太久怎么回以至于没有回信,因为怕说错什么一直惶恐着,在这里就一起回了吧。说实在的我不是很擅长应对女孩子【笑】

    首先谢谢你们的关心,也感谢你们诚恳的话语。一开始画海儿本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并没有过多地考虑题材的敏感性之类的问题。事实上姑娘们告诉我的事情和给我举的例子,我到现在还是只能对它们持一笑置之的态度——也许有的事情被看得太严重了。以太比较爽朗,请不必担心我的承受能力。另外漫画后期可能有的那些个不主流的政见,尽量柔化与删减。但我也会在海儿本前加敬告,建议有独立判断力和政治观成熟的读者,且对历史的了解程度至少在通读《全球通史》之上的读者购买。而对于一些东西我可能会做浪漫的戏剧化处理,需要读者自己分辨,这也就是为何我对海儿本的读者有年龄和程度的要求。暂时只想到这么多,感谢这五六位姑娘们的来信。你们的担心不是多余的,给了我一个提醒,且非常感激你们花时间写的这些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