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H】【环波罗的海众+斯拉夫 古典派推理】Love kills /爱能杀人 [二] - [APH侦探小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sbreathe-logs/83753540.html

    爱德华•冯•波克,一个严谨和心思细腻的人,出于律师敏感的职业习惯,躺在床⺌上并没有立刻睡着,而是在回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他并不能说明这是为什么,他感到此时有些孤立无援。听着窗外的风雪和大地冻裂的声音,他感到自己和其他人一样像是被困在碉堡里的野兽。他的脑子里模糊地浮现出了本能般的母语——形容这种感觉的爱沙尼亚语句子的片段,但他已经快要忘记它怎么说了;自从开始上学以来一直以来学校里都是用俄语授课。好像有什么重要的细节,就像这些语言的碎片一样,它们只是模糊地出现,但是总不能呈现清晰的形态。对,他记起来了胆小怕事的莱维斯,他总是夹⺌着一本圣经,然后用手搓⺌着衣角,小声抱怨这个世界对他的不公正,他尤其恨布拉金斯基,但是又惧怕他得要命,当他知道布拉金斯基的印刷厂因为经营不善贱卖给了瑞典人(俄国人对工厂之类的资产总抱有怀疑的态度,认为那是外国人的玩意,布拉金斯基几乎只能找到这么一个买主,其余出的价⺌格让人无法接受)之后,当着伊万•布拉金斯基的面噙着泪花禁不住称赞“这位瑞典老⺌爷的精明与果敢”,并且顺道提了提“俄罗斯人从来就不会做生意”之后,被布拉金斯基一声不吭地送去了军⺌队。天知道他在那里面糟了什么罪,听说在那儿军官总把士兵当做“下等的人”,时常进行残酷的体⺌罚。他回来了之后变得更加胆小怕事,被布拉金斯基安排了一个小文员的位置,终日怨气冲天地坐在那儿,把草稿纸撕成一条条,又把墨水倒在上面(这位可怜人必然是不敢倒在其它什么东西上面,俄罗斯的军营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千万是不值得再去一趟)。爱德华•冯•彼克是个识时务的人,每次他看见莱维斯和布拉金斯基共处一室的时候,看见他谦卑地摘下帽子缩成一团,仍然对他的口无遮拦担心得紧,生怕他又说了什么断送了自己的前程。

    爱德华在黑⺌暗中把自己的眼镜摸了下来,放在了一旁。他想起脾气暴躁的绿眼睛的菲利克斯•武卡谢维奇先生。曾经的有一段时间,菲利克斯先生对布拉金斯基的厌恶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他想起了一次决斗,起因只是因为在酒馆里的一言不合,他非常不幸地身处其中,并且和托里斯好歹是把两位先生拽开了,却又因为托里斯•罗利那提斯与武卡谢维奇先生的关系密切,而不得不理所当然地代替他充当了第二天决斗的公证人。茶金色头发的菲利克斯有着波兰人一向的奇怪的运气,镍币使他具有先开⺌枪的权⺌利。他们走开了十码,爱德华挥动白色的手绢,绿眼睛的先生回头扣动了扳机。不能不说他的枪法糟极了,子弹竟然打中了离伊万•布拉金斯基4、5码地的一棵树,并且冒出了白烟。布拉金斯基站在那儿,像魔鬼一般地微笑着,缓缓地拿起了自己的那一杆枪。爱德华看见豆大的汗珠从波兰人的额角上冒出,他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这时,布拉金斯基先生却把枪放下了。

    “菲利克斯•武卡谢维奇。我今天没有兴趣杀人。你的命不过是像墙上的蝼蝇一般一钱不值,今天您可以活着回家了,感谢上帝吧。”

    这句话的效果犹如一声惊雷,菲利克斯愣愣地站在那儿,一时间呆若木鸡,转而脸色由白变红,由红变紫。爱德华想,这对于小个子波兰人应该是一种一辈子都忘不掉的羞辱吧。

    还有吉尔伯特先生。爱德华皱了皱眉头,他想起一件非常不寻常的事情。他这几天总是穿得非常地齐整,连昨夜出来打老鼠的时候也不例外。不过吉尔伯特在大学时就有些怪癖,总是独来独往,唯一的活动几乎就是晚上在租来的阁楼上写诗(爱德华读过那些诗,并认为吉尔伯特先生具有非常强烈的自我意识)以及和他养的一只小雏鸟说话。也许此次前来参加他一向并不感兴趣的社交活动,是为了找机会让布拉金斯基先生对他的诗大为赞赏并同意帮助他出版,而且爱德华觉得这个主意听起来像个笑话,他想起了今⺌晚吉尔伯特好不容易放下骄傲找布拉金斯基说话时,他却自顾自地管杜妮亚要酒喝暖身⺌子。也许把灵魂卖给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都难以从他那里获得帮助吧。贝瓦尔德先生无论如何也只管印刷厂,求助于他恐怕是无门了。

    爱德华翻了个身,他觉得困倦极了。托里斯那悲悲戚戚的爱情故事,他来不及回味一遍,便沉入了梦乡。在他沉入睡梦的臂膀之前,总觉得那位睡眼美⺌人娜塔莉亚•米哈伊洛夫娜•阿尔洛夫斯卡娅正在把绿眼睛的托里斯先生拽入一个非常深,非常深的洞⺌穴里,另一端,仿佛连接着死亡一般……

    娴静美丽的杜妮亚•彼得洛夫娜,与这栋幽暗的老宅子的气质是如此吻合。她安静地在床沿坐着,披散着头发,眼睛从窗户的霜花缝隙里望向黑魆魆的远方。她感到一阵头晕,用手支撑着床沿,另一只手按了按眼角。她半闭着眼睛,手在衣襟里摸出了一个小小的眼药水瓶子。她疲惫地往床⺌上一躺,眯起眼睛凝视了一下天花板。然后她缓缓地扑扇着栗色的睫毛睁开明净的蓝眼睛,滴了几滴眼药水。患上虹膜炎使得她晚上会看不清东西。她做完这一切以后安静地躺着,将被子往身上裹了裹。物资在这段时间内极为匮乏,除了大厅里的炉子得要按计算地烧柴火和积攒的废纸片以外,房间里已经很长时间不生炉子了。她让自己的头发像金丝一般地披散在枕头上,额角苍白,脸色绯红。她抬起身吹灭了小小的油灯,于是房子的最后一缕灯火消失,沉寂在了黑⺌暗里。屋外,夜色沉沉地压着苍茫的大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