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H】【环波罗的海众/ 古典派推理小说】Love kills /爱能杀人 - [APH侦探小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sbreathe-logs/82819206.html

    谨以此拙作向出色的心理分析式侦探小说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表示敬意。

     

     

    主要出场人物:

     

    【琴科托夫家族三兄妹】

    娜塔莉亚·米哈伊洛夫那·阿尔洛夫斯卡娅

    杜妮亚·彼得洛夫娜·琴科托娃

    伊万·布拉金斯基

     

    *在娜塔莉亚和伊万的父亲在战争中阵亡后,为杜妮亚的继父彼得·安德烈耶维奇·琴科托夫收养。杜妮亚最为年长,娜塔莉亚最年幼。

    *杜妮亚是瓦西里·琴科托夫的妻子带来的女儿,伊万·布拉金斯基是安娜·琴科托娃的养子。

     

    【琴科托夫家族示意图】

    【其他出场人物】

    莱维斯·加兰特——伊万·布拉金斯基的养⺌父的管家之⺌子,在伊万的父在战争中阵亡之后一直寄养在琴科托夫家,寄人篱下加上性格乖戾,受到的待遇并不算很好。开始被安排去当兵,最近被伊万·布拉金斯基安排在出版社做文员。

    爱德华·冯·波克——爱沙尼亚裔俄罗斯籍律师,提诺的好友兼儿时玩伴。

    菲利克斯·武卡谢维奇——波兰籍,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的记者,后来靠写并不入流的揭⺌露商业巨头们丑⺌闻的书过日子。社交场合的克星。

    托里斯·罗利那提斯——立⺌陶⺌宛裔俄罗斯籍,菲利克斯·武卡谢维奇的好友。热恋上了娜塔莉亚·阿尔洛夫斯卡娅。其父与伊万·布拉金斯基的父亲关系并不友好。

    吉尔伯特·贝什米特——脾气火爆独来独往的普鲁士籍诗人,诗集的销量一直不大理想。当过兵,爱好是鸟类观察和打猎。生活穷困潦倒,时常需要在德国的胞弟的接济。在大学时被同窗的布拉金斯基嘲讽为没有才华,对布拉金斯基的为人非常不满意。

    贝瓦尔德·乌克森谢那——瑞典裔俄罗斯籍印刷商,最近吞并了琴科托夫家族的一部分印刷厂,引起了伊万的不满。伊万在战争中发了财后赎回了一部分家业。

    提诺·维纳莫伊宁——贝瓦尔德的秘⺌书。爱德华的挚友。

     

    在此作者会给读者们再现侦探小说最经典的题材——相对封闭的环境,缺少必要的警力支援和理想状态下的以逻辑为依托的推理。希望它不至于太糟,但求能博君一笑。-v-

     

     

     

     

     

     

     

     

     

    马蹄践⺌踏厚厚的积雪,

    马儿飞奔在山包之间;

    看!那边厢有座上帝的教⺌堂,

    孤零零,伫立在道路一旁。

    猛然间风雪大作,周遭一片白茫茫;

    大雪花一团团,纷纷从空而降。

    一只乌鸦飞临雪橇的上空,鼓动翅膀。

    盘旋在我们的头顶上,

    “呱!”兆头不祥。

    马儿匆忙赶路,鬃毛竖⺌起,

    凝视黑⺌暗的远方……

     

    ——《斯威特兰娜》 茹科夫斯基

     

     

     

     

    [一] 金发女⺌郎

     

    1905年 莫斯科市郊乡间 冬

     

     

    提诺·维纳莫伊宁倚在沙发上,看着大厅中聚⺌集的客人们。壁炉的火光照亮了他孩子一般的圆脸。他二十出头,没有蓄胡须,一脸稚气;他的蓝眼睛充满了对周围的好奇,看上去仍然处于敏感的年纪。他用手指轻轻地叩击着沙发的扶手。这时候他想起来小时候在芬兰湾旁的小木屋里,每次贝瓦尔德回来的时候身上都会带着一股好闻的雪的味道。他眯起眼睛来,不自觉地有些犯困。屋外狂风暴雪猛烈地敲打着窗户,就好像炮火一般。在蓝色的远山背后零星地响起几声枪响。现在是兵荒马乱的年代,到处都是骚⺌乱和游⺌行,市里随处可见流⺌血和暴⺌力;人们对此早已习以为常。

     

    这是一栋有些年头的木质结构的别墅,属于侨居俄罗斯的北欧籍的印刷商贝瓦尔德·乌克森谢那。两年⺌前,乌克森谢那先生买下这栋房子的时候地产商正准备拆⺌除它,因为它实在有些过于陈旧。经历了70年的时间已经使老房子的地板开始松动,半夜拿着蜡烛经过走廊时会踩得吱吱响。而且,关于老宅子总得有种种神秘莫测的传闻,这栋也不能免俗:它的主人在此独居多年,曾经在一个暴风雪的夜晚只穿着一件斗篷离开了这栋老宅,从此便失踪了。提诺为贝瓦尔德工作——做他的秘⺌书——有些年头,但总摸不准贝瓦尔德的想法。他似乎非常喜欢这栋老式的俄罗斯乡间别墅,并且急不可待地买下它。它散发着一股令人着魔的陈旧的气息,而且最重要的是,它卖得非常便宜。高大质朴的黑胡桃木窗框并没有像时下⺌流行的那样雕上花刷上金漆,幽暗的大厅安静肃穆,尘土透过窗帘在高大的窗前飞舞,窗外仿佛过去寂静的时光里高大的橡树的枝叶里风在低语。二楼的书房的窗户旁边的黄杨木小书架上摆着各种让人涌起一股感伤的回忆的小玩意——贝壳做的烟灰缸,玳瑁灯罩的台灯,一本夹⺌着裁纸刀的法⺌国小说,一个里面装满泡沫雪花和小雪人的玻璃球,还有把手是一只黄铜蝎子的放大镜。装着信笺的小抽屉半拉开,似乎是主人在离去之前打算写一封信;一条束信封的丝带从小抽屉中露⺌出来。窗户旁的墙上挂着两幅油画:一副画的是一间低矮的俄罗斯农舍,一个生病的小女孩坐在椅子上抱着她的姐姐,眼睛透过窗户看着远处的田野。另一幅,则是一位妙龄的金发女⺌郎。她看上去是纯正的俄罗斯人,两只浅色的眼睛靠得非常近,鼻翼非常地窄,眉毛的轮廓很淡,带着一种冷冷的妩媚。提诺总觉得俄罗斯女人作为一种典型对于外国人是非常有吸引力的,他好奇地欣赏了一下那幅画,单纯地觉得很美。他来到这个国⺌家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已经对莫斯科的生活已经渐渐习惯了。现在他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和其他受邀的客人们一起,在谈论战争何时结束。来自波兰的作家菲利克斯·武卡谢维奇先生正用恼人的嗓音声称莫斯科游⺌行的大学生一定是收了德国人的钱,并且说他们都是一群没头没脑的家伙。提诺极力想给别人留一个好印象,于是便认真地听着,不过过不了多久他就发现,这乏善可陈的谈话并没有继续下去;前厅的门忽然打开了。怒号的风卷着雪花飘了进来,门板在不停地颤⺌抖。进来了一位姑娘,她身穿黑色的裘皮大衣,带着圆筒式的黑貂皮女帽,帽子的前端打着一个缎子做的黑色花结。在帽子的末端都已经结了白色的霜花。这时她抬起了头:那双深蓝色的眼睛扫视了一下众人,睫毛像小手掌一样地将它们盖在一片阴影之下,似乎是在半梦半醒之间;这个睡眼美⺌人的嘴角因为僵硬的表情微微有些下垂,但并不足以影响她的美貌,反而使她像霜花一般别具风韵。她拉了一下裘皮大衣的前襟,转过头去看身后的高个子的金发青年;他笑容可掬地跟在她的后面,身后停着一辆灰色的马车。他迈着愉快的步子跟上了姑娘,并且伸出胳膊搀扶她进了屋。无疑的是,这位姑娘的出现打破了谈话的沉闷,并让在场的人都精神抖擞起来;美丽永远是最好的护照。

     

    少⺌女的哥哥,伊万·布拉金斯基,此刻正搀扶着妹妹进屋。一直寄住在贝瓦尔德先生家里,作为贝瓦尔德先生的被保护人的杜妮亚·彼得洛夫娜·琴科托娃立刻迎了上去,吻了吻少⺌女的脸;提诺想起了这三人是兄妹,不过他们并没有血缘关系——说起来非常复杂,只有娜塔莉亚真正拥有这个姓氏的血统。他们三个人的气质以及样貌也并不一样。杜妮亚拥有一双矢车菊般明亮的蓝眼睛,和柔⺌软的、有细密绒毛的上⺌翘的嘴唇。她的脸上总是挂着温和的微笑,像一只红⺌润的苹果一样逗人喜爱,和冷若冰霜的娜塔莉亚形成鲜明的对比;现在她带着一种令人感动的姐妹情谊拥⺌抱着娜塔莉亚,她冷漠的脸上浮现出了微笑。而布拉金斯基站在后面,手里拿着外套向姐姐微笑着,并且向坐在沙发上正在与吉尔伯特交谈的主人点头示意,后者以一贯的表情向他回礼。提诺很快发现了,屋子里的人对这个笑容可掬的高个子金发青年都抱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敌⺌意。他们沉默地打量着他,又开始不自然地聊起十月宣⺌言后尼古拉二世的少数民⺌族策略。他在杜妮亚将外套拿到衣帽间回来之后和她聊了几句,便在远离大伙的沙发一头坐了下来,以一言不发来表示轻蔑,但依然保持着美好的风度和笑容。娜塔莉亚则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转动了一下美丽的脖颈,理了理裙子,心不在焉地听着男人们关于革⺌命的高谈阔论。

     

    提诺正看着这三兄妹出了神的时候,他的好友爱德华突然一下子坐到了他的身边,把手搭在沙发的靠背上,微笑着小声地说:“提诺·维纳莫伊宁,这真是个无聊的晚上,是吗?”他背朝着大家,以免这种不符合社交礼仪的话溜到别人的耳朵里了。

     

    “不过那对兄妹来了之后,我觉得气氛就变得微妙起来。”爱德华继续说。提诺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只好向着他微笑了一下。爱德华的眼睛向沙发右侧一转,提诺跟着看了过去。这时他发现棕发的托里斯·罗利那提斯先生正目不转睛地跟随着娜塔莉亚,显得有些失⺌魂落魄,并没有把莱维斯·加兰特跟吉尔伯特热烈地谈话听进去。“我的父亲认识他,他与我是大学同窗。那时他正在疯狂地追求着娜塔莉亚·米哈伊洛夫那·阿尔洛夫斯卡娅,后者则对他不理不睬,这真是伤透了我们这位情郎的心。他还跑到姑娘的窗下去望着,真是教人看了心碎;可是这位贞⺌洁的狄安娜就是不动一点儿,哪怕是一点儿凡心!我想,她准是爱上她的哥哥了,她几乎只和他说话,有次我和托里斯坐在剧院的包厢里,恰巧看到了兄妹俩。她看着他的眼神……‘如果这不是爱情,又是什么呢?”爱德华转头望了望后面,把头一偏。提诺看见了菲利克斯正在和杜妮亚聊天。他一扫之前提诺对他的轻佻印象,带着一种温和和严肃的神情看着杜妮亚;任何人都能看出来,这个来自波兰的年轻人非常喜欢她。爱德华用手背碰了碰提诺,后者才抑制住了好奇心,回过头来。

     

    “俄罗斯的妇女,常常坚决起来比一个男人还有勇气。”爱德华非常聪明地微笑了一下。提诺觉得似乎有弦外之音,不过出于良好的教养,他决定不去追问。“跟巴黎的女人不同,她们不懂得逢场作戏。我觉得那些法⺌国小说真是有害的,应该禁止所有俄国少⺌女们阅读它们。”爱德华总是这样,故弄玄虚地抛出一个话题,却其实什么也没说。聪明的人在社交时结下的坏毛病。提诺笑着摇了一下头,把脸偏向了坐在沙发尽头的布拉金斯基。从他进来的那一刻起,提诺就隐隐地感觉到了不安,但是并不能说出是为什么……

     

    仿佛是为了验证这一想法似地,布拉金斯基突然站了起来,谈话声渐渐平息了下来,大家都不安地瞪着他,场面变得尴尬起来。布拉金斯基对着遥遥的客厅另一头,正在与杜妮亚谈话的菲利克斯说:

     

    “菲利克斯·武卡谢维奇先生,如果您还是一位举止得体的绅士,就请离我的姐姐远一点。您的行为让您蒙⺌羞。”

     

    回想起那一晚,提诺发誓,这真是他在所有社交场合遇到的最尴尬的一个晚上,菲利克斯·武卡谢维奇先生简直就像一只暴怒的公鸡似地和提出要和他决斗。爱德华只得跑过去和托里斯一起拦着他。布拉金斯基冷冷地站在那儿看着,脸上依然是那一幅笑容可掬的表情,现在看上去可真像嘲讽。杜妮亚慌了神,贝瓦尔德只好吩咐她进厨房准备点心和可可,不过她自己已经捂着脸先跑进去了。最后菲利克斯·武卡谢维奇先生推开了他的好友托里斯,跑上了楼进了他自己的客房并且愤怒地甩上了门,门板发出一声巨响。托里斯先生则以一种非常可笑的神情捂着胃,似乎这个世界对于他而言已经变成了一团乱麻。吉尔伯特开始吹着口哨在随身携带的本子上写起了打油诗。布拉金斯基站起身来扭头走到了一旁,杜妮亚便匆忙站起身扯着披肩走跟上了他。贝瓦尔德则沉着地控⺌制住了场面,安抚了娜塔莎的情绪以后使得这个小小的客厅聚会得以继续。大家心不在焉地聊了几个话题,用完了点心,大家都觉得被刚才的闹剧折腾得筋疲力尽,决定回各自的客房休息。贝瓦尔德由提诺陪伴着,亲自为所有的客人开了门,过了一会儿看见伊万和杜妮亚上了楼。他陪着杜妮亚为伊万安顿好了之后,安慰了姑娘几句,便送她回了房间。他在最后确定了大家都在各自的房间里安顿好了之后,在提诺的房门口吻了吻他的额头;这让后者有些惊诧。不过他已经习惯了贝瓦尔德先生有时候突然的奇怪举动,并且跟他道了晚安后,听见贝瓦尔德先生踩着那陈旧的木地板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提诺躺在床⺌上,在黑⺌暗中眨了眨眼。一阵困倦向他袭来;昨天大半夜里爱德华起身去盥洗室,吉尔伯特提着油灯起来打老鼠,跑过走廊时都吵醒了所有人,让大家都没睡好。他想起今⺌晚的闹剧……今天得好好睡上一觉了,看在上帝的份上。

     

    他安然入睡,听见了风雪在窗外呼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