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就是一次色彩练习好了,不知为毛看上去总觉得像哪个漫画家的风格却又想不起来,真糟糕啊……

     

  •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好像你的双眼已飞离远去
    如同一个吻,封缄了你的嘴
    如同所有的事物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从所有的事物中浮现,充满我的灵魂
    你就像我的灵魂,一只梦的蝴蝶
    你如同忧郁这个词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好像你已远去
    你听起来像在悲叹,一只如鸽悲鸣的蝴蝶
    你从远处听见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让我在你的沉默中安静无声
    并藉由你的沉默与你说话
    你的沉默明亮如灯,简单如指环
    你就像黑夜,拥有寂静与群星
    你的沉默就是星星的沉默,遥远而明亮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遥远且哀伤,仿佛你已经死了
    彼时,一个字,一个微笑,已经足够
    而我会觉得幸福

     

    因为

    那不是真的

     

  • “自油有许多困难,民煮亦非完美,然而我们从未建造一堵墙把我们的人民关在里面,来防止他们分开我们。”

    过去的美好和残酷都已经无法改变,只能怀着宽容和乐观去回望。所有的一切,都正中有反,反中有正。

    这个世界充满了每个人的声音。这个世界每个人都在说话,每个人的脑中只充满了自己的声音。我回头看见墙倒塌了以后,洪水一般的各种声音涌了进来,充满了这个世界。

    布拉格之春,东欧剧变。我仿佛看见自己与托里斯一起站在维尔纽斯市郊的山岗上,他在不远处扶着苹果树,我坐在千疮百孔的那块巨石上看着夕阳向河流中下沉。你这沉默恭顺的信徒,立陶宛,多么令人惋惜的国家,梅里美笔下飘荡在欧洲边界的幽灵,跪在圣母像脚下背负着十字架哭泣。

    苹果树已经是果实累累。

    可能过去了许多岁月,睡梦里出现过什么,我再也记不起。